envisat

看到有电梯的楼梯就奔上去了,结果坐反了方向,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😏

每次吃鱼粉,都会忘记带纸。我一边吃一边淡定的吸鼻涕,靠我高超的技术,完美平衡了吸溜鼻涕以及烫到呼气的两个动作。吐槽一下:这也是我为什么不爱穿裙子,作为一个口袋里有一个里世界的人,任何没口袋以及口袋浅的衣服都是折磨

XYZ表述方式
刚才你打断了我,我不开心=/=你总是自我为中心,从不考虑别人

完成比完美重要
人生从来没有完成的一刻

有时我们必须进入他人才能辨认自身。
因为有些影响根深蒂固,潜移默化到怎么剖析都剖析不出来,中华文化就是这样一种分子级别的染料,不将自己浸在生疏的意象里,永远无法认识自己…诗与文学,生僻与晦涩都是辨认自我的方法

暂搁着

归途总比去路长—不解何意
试解:归途指回归初心(一定是童年,青年的不算)。初心总是理想化的,经历了人世、风浪后于现实中辨认自我已是难得,更何况要觅出少有人走的路,像个傻子般逆行呢。
去路就好像人已身在一场乱哄哄而劣质的表演中,可又不能、不敢甩脸罢演,只得厚着脸皮完成这场秀,又或者,神经已麻痹了,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何时退的场。活着,活着就是去路,中庸就是去路,破罐破摔是去路,顺水推舟也是去路。说不清,说不清,但我能看到的是经历的越多,走去路的越多,归途成了少有人走的路。可是青年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初心了,我从少年时代一开始就糊涂,不知自己踏在哪里,大概已经早早走上去路了……未完

在这么热的天气感冒聚难受

北京像个大蒸笼一样,随时都在出汗,我感觉我是蒸屉里的大馒头,除了不白…

我决心不再让恐惧、犹疑绊住脚步

能读到稼轩的词是为数不多使这个世界稍微美好一点的事
千峰云起,骤雨一霎儿价。更远树斜阳,风景怎生图画?青旗卖酒,山那畔别有人家。只消山水光中,无事过这一夏。
午醉醒时,松窗竹户,万千潇洒。野鸟飞来,又是一般闲暇。却怪白鸥,觑着人欲下未下。旧盟都在,新来莫是,别有说话?

理想生活啊,就是这么没志向,消磨山水风光中无事过一夏